第520章 月博首页

上一章
苹果客户端下载
返回目录
有什么不同
下一章
相关下载
加入书架
软件下载中心
她只是担心邻居知道,嘿嘿,我心里愈发笃定张晓芬对我有意思,点头敷衍道:“好,听你的,咱们好好烧菜,不闹了。”忍了几分钟之后,我拿手在她的肩膀轻轻揉了揉,低声的道:“晓芬姐,你这颠勺子的手法不对,你教你好吗?”

她此时正面临着一个重要选择,是继续经营下去,还是关门转让,这是一个极难的命题,之所以和我商量想去珠城试试,也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心里其实还是没底。

“切,谁和你聊呀!还不是想泡我!”小美女居然一眼看穿了我的花花肠子,搞的我登时无语,喝了口闷酒,我心想这样不行,这小辣椒有点公主病,不能宠着她,要不然,她能天了。

宋嘉琪吓了一大跳,指尖一抖,手里的茶杯险些掉落,她立刻没了主意,神色慌张地道:“怎么可能?不会吧,他……爸妈……他们要是知道了,我可怎么做人呀,唉!”

靠在椅子喘了几口气,高启荣道:“小叶啊,前几天,我们几个局领导在你来之前商议了一下,你暂时为我服务一段时间,你看如何啊?”我这新来的小兵哪敢有啥意见,还不是领导说什么是什么,于是我赶忙满脸微笑,点着头道:“好的,高局长,我个人没什么意见,听领导的。”

张晓芬起初也没注意到是我,看我回头,她也感觉挺意外的,我们俩的脸庞近在咫尺,几乎要贴在一起了,我都能看清她脸的毛孔,那丰润性.感的嘴唇呈现出一种自然的艳红,眼睫毛很长,向卷起着,一双丹凤眼,水灵灵的,好似带了电一样,直视的那一瞬间,电的他浑身发麻。

我虽然只是用余光偷偷扫了一眼张晓芬衬衣领口里的春.色,但那对活蹦乱跳的大白.兔随着车子颠簸下颤巍巍的晃动,让我的心不自觉的也随之晃动起来了,隔着薄软布料的那对温软玉兔不时的在我背轻轻碰触一下,那种滋味……简直无法言表。

这少丨妇丨说话时那妩媚的神情,那双能放电的眼睛,那张性.感丰润的粉唇,还有刚才我低头瞄见她粉色T恤下包裹的那对硕大浑圆的玉兔,整个人风情万种,散发着妩媚迷人的味道。

女侍应大概还不死心,又朝我身边挤了挤,在我肩膀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沉甸甸的玉兔,浑身一阵麻酥时,耳畔忽的一热,女侍应朝我耳朵吹了口气,咯咯一笑,嗲声嗲气的问道:“帅哥,手机号多少呀?”

此事牵涉到一桩鲜为人知的秘密,方正源以前在部队的一次特训,不幸被流弹击了下.体,虽然并未伤及人命,但还是身负重伤,并且,留下了极大的生理问题,这才提前退役。

“嘉琪姐。”我停下脚步,轻声打着招呼。宋嘉琪勉强一笑,温柔地道:“小泉,去班吧,别迟到了。”我摇了摇头,轻声道:“嘉琪姐,班的事情不急,我是想问问,你次说去珠城进货,打算什么时候去?”

鼻子则在张晓芬的脖子边嗅来嗅去,但偏偏脸的表情又是那样的一本正经,任谁看了都觉得我是在认真教学的正人君子。“小叶,你去歇着吧,我、我会做了。”张晓芬心里慌慌的,羞涩的看了我一眼,气喘吁吁的道。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却轻轻将她的小蛮腰环抱住,双手搂紧的同时,低声道:“别担心,这样好。”张晓芬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的道:“真拿你没办法,快别闹了,待姐把菜烧好,我们吃饭,真的快饿死了呢。”

见我在看她,小美女瞥了我一眼,牙尖嘴利的道:“看什么看呀,没见过美女呀!”我觉得这小姑娘有点好玩,伶牙俐齿的不说,声音蛮清脆的,还挺好听,笑着搭讪道:“美女,一个人来玩啊?”美女挺翘的琼鼻一抬,没好气的说道:“管你什么事呀!”

见这女孩步步紧逼,我实在装不下去了,轻笑着摇摇头,干脆的道:“一起聊聊?得了吧,想约炮直说是,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我话还没说完,她的脸色立马晴转阴,“切!”了一声,道:“我看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我们俩都有点惊讶,面面相觑的盯着对方看了几秒。
  少丨妇丨愣怔了片刻,随即又恢复妩媚的神情,轻声问道:“怎么是你?你在高副局长办公室干什么呢?”

我笑了笑,语气诚恳地道:“嘉琪姐,以后若是遇到烦心事,尽可以跟我说,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我……”宋嘉琪嘴唇翕动,只说出一个字,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眼角也随之湿润了,美眸之,闪动着一片晶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愈发惹人怜爱。

房间里面,夫妻二人的争吵愈演愈烈,我思索半晌,终究还是敲了敲门。嘉琪姐打开门看到我的时候,有些吃惊,俏脸倏地红了,神态也有些不自然。方正源却探过头来,认真的打量我两眼,才笑着道:“小泉啊,我说去车站接你,你非说不用,瞧,到现在才回来,之前岳母还打电话来问你呢。”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却轻轻将她的小蛮腰环抱住,双手搂紧的同时,低声道:“别担心,这样好。”张晓芬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的道:“真拿你没办法,快别闹了,待姐把菜烧好,我们吃饭,真的快饿死了呢。”

意识到她对自己并没有心理的防备之后,我心里不由得乐了起来,我觉得这个时候张晓芬的举动,起码说明了在她的心里,对我的接受程度远不止于用胳膊摩擦她的大白.兔。

黑夜精灵酒吧是青阳市最早、也是最有名气的一家酒吧,每到夜晚,里面人满为患,尤其以单身小姑娘和年轻少丨妇丨居多,来这里的人,多半都目的不纯,找一夜.情和炮友的人皆是。

宋建国脸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好的,我记住了。”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

张晓芬身穿着一件带花的衬衫,领口解开两颗扣子,胸脯白皙的皮肤露出了一片,头发随意的扎成一把,即便衣着朴实,但浑身散发出那种成熟的韵味,很具杀伤力。另外,张晓芬身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芬芳,近距离的闻起来,感觉还挺舒服的。

“切磋切磋,谁怕谁!”张晓芬说完乜了我一眼,她的回答不禁让我怦然心动,笑嘻嘻地在旁边帮忙,眼角的余光不时地在她身瞄来瞄去。

怒火霎那间涌心头,我左右一瞧,刚好看见门旁靠着一根抬货用的木棍,我抄起棍子,使出全身力气朝那家伙头、身一通疯狂的乱砸……

劲爆的音乐下,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疯狂的晃动,美臀颤颤,秀发乱舞,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

沿着下过雨的街道走了一百多米,来到了青阳市资源管理局,进到大楼里,我先去人事部报了到,交了体检证、派遣证之类的归档资料。人事部让我直接去高副局长的办公室报到。

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到了家乡青阳市的资源管理局,一拿到派遣证,我迫不及待的跳了返家的列车。因为,我想念我的家人了。我没见过我的父亲,从小与妈妈相依为命,可在我读初二那年,妈妈却生病永远离开了我。

我见张晓芬这略带暧昧又热情的眼神,一眼看穿了这个少丨妇丨寂寞骚动的心思。心里做了一番思量后,我鼓足了勇气,伸手揽住她的腰,瞄见她的两条腿分得很开,把右腿向前踏一大步,直插过去,放在她的腿间,下半身贴着她的屁股,显得侵略性十足。

“嘉琪,难道你不想要一个孩子?难道你想被人嘲笑一辈子?”方正源也着急火了,音调陡然拔高了几度,连珠炮似地发问。“你,你……方正源,明明是你的问题,为什么要扯我?”宋嘉琪越说越气愤,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夫妻之间的争吵,也是越来越激烈。

不久,我带着一丝失落的心情也谈了女朋友。说实话,我的外形条件很好,英俊帅气的有点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在校园里经常能引来一些女生花痴的目光。

在电梯里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捏她两把了,转过脸,用嘴试着在那水灵灵的脸蛋嘬了一口,小美女醉态朦胧的说道:“讨厌呢!”但也丝毫没抗拒我的意思。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却轻轻将她的小蛮腰环抱住,双手搂紧的同时,低声道:“别担心,这样好。”张晓芬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的道:“真拿你没办法,快别闹了,待姐把菜烧好,我们吃饭,真的快饿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