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百乐门娱乐怎么样

上一章
操作技巧
返回目录
应用旧版
    下一章
    是个什么鬼东西
    加入书架
      平台app下载
      也许是红颜祸水,在家人庆贺我得了科状元那天,发生了一件影响我一生的大事。那天晚,在饭店吃了顿丰盛的酒席后,嘉琪姐去托运站拿包裹,我将酒喝多了的英阿姨和宋叔叔送回家后,骑自行车,赶去托运站接她。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却轻轻将她的小蛮腰环抱住,双手搂紧的同时,低声道:“别担心,这样好。”张晓芬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的道:“真拿你没办法,快别闹了,待姐把菜烧好,我们吃饭,真的快饿死了呢。”

      张晓芬闭眼睛,把小蛮腰扭了扭,向外侧挪了一下,恨恨地道:“我不要!”我把头凑过去,笑着说:“那我给你做个示范好不好?”张晓芬心里慌慌的,低声哼道:“不好!”

      一大早,这个叫穆婷婷的嫩妹子还躺在被窝里睡觉时,我起来了,看见自己的衣服皱巴巴的,于是我立马先赶回家,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门去班,恰巧在经过嘉琪姐楼下时碰见了她,宋嘉琪病恹恹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昨晚没有休息好。

      谁知刚走出公交车站,一辆奥迪a6从身边飞驰而过,水洼里的泥水溅了一身。我低头瞅了一眼,干净的白衬衣被溅的满身泥点,气得我骂道:“怎么开的车,不长眼睛啊!”

      “哎呀,你想哪个呀?”穆婉兰妩媚的盯着我问道,她平时看惯了那些色眯眯的老男人,我现在呆愣的模样让穆婉兰觉得倒是挺逗、挺好玩的,不免在门口多停留了片刻,像是在逗我开心。

      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起了促狭的念头,想试探一下这小少丨妇丨能承受的底线,于是我冲她笑了笑,微微侧过身子,假装换个扶手,胳膊肘却紧贴着她的玉兔,随着手臂调整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她的大白.兔,那软带着弹性的感觉令我心动不已,让我心里喜悦的是,张晓芬在明显感觉到我的胳膊肘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到自己的大白.兔时,她并没有躲闪,只不过是把脸扭向了窗外去,在她扭头的霎那,我分明看到了张晓芬眼流露出一丝紧张不安的神色,以及俏脸泛起的淡淡红晕……

      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扑哧”一声,脸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你想啥呢?小叶,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晓芬笑毕,打趣的问我。“没想啥。”

      电梯到了楼层,我扶着她找到房间,打开门之后,将她放在了床,解开衣服全部的衣扣,轻轻向下一拉,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身子,那种感觉,像是轻轻剥开一段鲜嫩的小葱。

      “切,谁和你聊呀!还不是想泡我!”小美女居然一眼看穿了我的花花肠子,搞的我登时无语,喝了口闷酒,我心想这样不行,这小辣椒有点公主病,不能宠着她,要不然,她能天了。

      我看她一脸绯红,有点醉了,问道:“唉!小妹妹,你没事吧?”小美女这会儿已经有点晕头转向,一双大眼睛不时翻着,有点飘忽不定,耳根和脸蛋红彤彤的,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起了促狭的念头,想试探一下这小少丨妇丨能承受的底线,于是我冲她笑了笑,微微侧过身子,假装换个扶手,胳膊肘却紧贴着她的玉兔,随着手臂调整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她的大白.兔,那软带着弹性的感觉令我心动不已,让我心里喜悦的是,张晓芬在明显感觉到我的胳膊肘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到自己的大白.兔时,她并没有躲闪,只不过是把脸扭向了窗外去,在她扭头的霎那,我分明看到了张晓芬眼流露出一丝紧张不安的神色,以及俏脸泛起的淡淡红晕……

      我扫了一眼身份证,穆婷婷,居然才十七岁!我暗自窃喜,这次赚到了,泡了个这么水嫩的小美女,虽说除了长相清秀甜美,身材曲线的还没多大看头,但胜在年轻水灵啊。

      为了经营这家小服装店,宋嘉琪将所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进去,加现在做的人多了,竞争压力逐渐变大,前途可谓黯淡无光,看不到任何希望。

      我原本觉得无聊,见这小美女长得还挺清秀,是我喜欢的类型,继续陪她玩下去了。我们俩之后一连喝了三杯,她不胜酒力,晃晃悠悠的跑进舞池里蹦跶了一会,满身大汗的回来,有点醉醺醺了。

      我嗯了一声,抱着这具娇美的身子,心欢喜,双手在她光滑细嫩的后背摸来摸去,在温柔的游弋之,张晓芬的身子渐渐变得酥软下来。不知不觉,她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我的脸颊,轻轻吹了一口兰气,咯咯地笑了起来。

      听我这么说,高启荣笑着点点头,揉了揉鬓角,说道:“小叶,我今天有点累,先休息一会儿,你在外面先熟悉一下局里的环境,没我允许,不要让其他人来敲我的房门。”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高局,我知道了。”

      我心里一喜,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但顾虑到她家里会有其他人,笑着说道:“晓芬姐,这……你家里人……不方便吧?”张晓芬并不知道我心里的花花肠子,笑吟吟的说道:“我家里一个小孩子,没什么不方便的。”

      “方正源,你疯了是吧?亏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告诉你,我宋嘉琪不是那样轻浮的女人,你以后休想打这种主意,我绝对不会干那样的事情。”宋嘉琪显然是气坏了,嗓音尖细,声音似乎在微微发抖。

      “嗯,好的,嘉琪姐。”我点了点头,又瞥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我笑了笑,语气诚恳地道:“嘉琪姐,以后若是遇到烦心事,尽可以跟我说,只要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我……”宋嘉琪嘴唇翕动,只说出一个字,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眼角也随之湿润了,美眸之,闪动着一片晶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愈发惹人怜爱。

      我扫了一眼身份证,穆婷婷,居然才十七岁!我暗自窃喜,这次赚到了,泡了个这么水嫩的小美女,虽说除了长相清秀甜美,身材曲线的还没多大看头,但胜在年轻水灵啊。

      见这女孩步步紧逼,我实在装不下去了,轻笑着摇摇头,干脆的道:“一起聊聊?得了吧,想约炮直说是,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我话还没说完,她的脸色立马晴转阴,“切!”了一声,道:“我看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我呵呵笑着道,总不至于对她说,我想打你的主意,忘记下车了吧,于是岔开话题,随意的问道:“晓芬姐,你老公在哪里班呀?”

      张晓芬下车那一刻,身子弯曲了一下,领口里登时又春.光乍泄,一对白.嫩的玉兔颤巍巍的晃动了几下,让我看的眼睛一亮,喉咙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更加迷恋这个成熟而有感觉冰冷的女人了。

      我满脸堆笑,恭敬地道:“高局,我是叶庆泉,今天刚来局里工作。”高启荣扬起脑袋摇了摇,闭了下眼睛,想了一下,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噢,是小叶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江州大学分来的高材生,欢迎啊,呵呵,今天来班了啊。”

      我见状,竟然有些心疼了,很想前一步,轻轻的将宋嘉琪揽入怀里,安慰一番,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去做,犹豫半晌,终于还是忍住了。

      车到站了,张晓芬都没敢看我,俏脸晕红的小声说道:“小叶,到终点站了,我到家了,你往哪里去呀?”我懵了一下,环顾四周,道:“哦,我也在这儿下吧。”

      张晓芬身穿着一件带花的衬衫,领口解开两颗扣子,胸脯白皙的皮肤露出了一片,头发随意的扎成一把,即便衣着朴实,但浑身散发出那种成熟的韵味,很具杀伤力。另外,张晓芬身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芬芳,近距离的闻起来,感觉还挺舒服的。

      我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道:“是的,高局。”高启荣拧开门,说道:“那好,进来吧。”我挽着高副局长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这是一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小套间,估计是给副局长休息的。

      “我住在城郊。”张晓芬略尴尬的笑了笑,垂下了头,不敢直视眼前这帅气小伙直勾勾的眼神。离婚以后,她一直较沉默,也很少和男人说话,突然间被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帅小伙搭话,她心里也有些慌乱的感觉,一颗小心脏如小鹿乱撞,有点春心萌动的噗噗乱跳。

      我迎接着她这样的眼神儿,倒有点不自在起来,考虑了一番,在她面前晃晃手,问道:“小美女,你没喝多吧?”说着,我绕过去,拉着胳膊架起了软软的她,她倒是挺顺从,我架起她出了黑夜精灵酒吧。

      在我感觉万念俱灰时,案情却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宋叔叔一家人来看守所接我时,说好像是省里的一个大官碰巧听说了我的案子,在他的关心下,我才得以被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