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黄鹤楼体育门户

上一章
安卓版体彩
返回目录
是什么
下一章
电脑游戏下载
加入书架
活动平台
王娟不是结婚了吗?哎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众人的窃窃私语不时的传进秦书凯的耳朵里,他感觉自己心中有团火燃烧的越来越旺,恨不得立即点燃某个炸弹之类的物件,把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一帮人全都炸飞到九霄云外去,整件事他自己还没回过神来,身上却已经被众人贴上了诸多标签。

董云霄继续说,秦书凯,你和王娟的事情,她也老实交代了,现在她连你的孩子都怀上了,你还敢不承认?”

秦书凯两眼闪出希望的神情,颇为大度的点头说,那行,只要你说话算话就好。瞧着秦书凯一副憨厚的模样,王娟忍不住心里暗笑,这样的呆头鹅被自己遇上了,也算是运气不错。

周围几个人一下子就被吓到了,瞬间就停住了脚步。只是那董云霄没有停下里,嘴里还一边喊着啊啊啊的一边往前冲。秦书凯看着已经瞬间冲到第一位的董云霄,五指张开,冲到董云霄的面前,一把抓住了董云霄的肩膀,用力一甩,向边上退出几步,倒在地上。“***,还敢打人!”

是开始,也是结束;是句号,也是逗号。如何让这第一次继续,才是重要的。第一次与男人做是小本买卖,须用心经营,日后才有发展。王娟第一次要陪睡觉。她当然知道,在同辈之间,有许多竞争者。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必须采取一些手段,女人用眼泪能系住男人。但是,女人有泪也不要轻弹,喜欢女人流泪的男人,把泪珠当珍珠;不喜欢的会因此而生厌。

董云霄气的又要冲过来动手,被邱大姐一把抓住说,小董,今天给大姐一个面子,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别随便赖到人家小秦头上,再说,你带人到政府机关闹起来,对你也很不好,赶紧把小王先叫过来,我来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这些人打架看起来倒是都挺在行的,几个人冲起来,瞬间就将秦书凯的几个退路给封锁了起来,而那董云霄更是聪明,冲在了那几个跟班的后面。

“哥几个,上,让秦书凯跪地求饶,高唱《求饶》!”话音刚落,三五个跟班就嗖的一下冲向了秦书凯。几个人冲起来的速度并不快。都是一些普通的混混,顶多会抽个烟喝个酒,能快到哪里去?

王娟这样的嫩雏哪里会是刘大明这样的机关老狐狸对手,几杯酒下肚后,姑娘的脸色愈加红润,不擅饮酒的女孩已经有些云里雾里了,久经酒场考验的刘大明却还是一杯接一杯的继续要姑娘陪自己喝个尽兴。

王娟这样的嫩雏哪里会是刘大明这样的机关老狐狸对手,几杯酒下肚后,姑娘的脸色愈加红润,不擅饮酒的女孩已经有些云里雾里了,久经酒场考验的刘大明却还是一杯接一杯的继续要姑娘陪自己喝个尽兴。

“知道!”细如蚊声。刘大明后来领着王娟进了一家早已定好的酒店包间,在面带羞涩的漂亮姑娘面前,刘大明起初还装出正经模样,几杯酒下肚后,说出来的话越发显得轻薄起来。

姑娘终于不胜酒力,于是刘大明顺理成章的把女孩扶进了宾馆的房间。姑娘模糊的意识似乎是在拒绝的,但那螳臂当车的拒绝力气,只不过让身上纵横驰骋的男人更加多了几分兴奋罢了,终于姑娘认命般不再拒绝。

不过,这些人打架看起来倒是都挺在行的,几个人冲起来,瞬间就将秦书凯的几个退路给封锁了起来,而那董云霄更是聪明,冲在了那几个跟班的后面。

秦书凯听到这儿,的嘴巴一下子张的老大,短暂的惊愕过后,理直气壮的反问道:“董云霄,王娟是你老婆,她怀上了,跟我有半毛关系?你要是不相信,把她叫过来,我要跟她当面对质,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可告诉你,董云霄,你要是再敢没有证据胡说八道,当心我到法院去告你。”

秦书凯有种出离愤怒的感觉,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王娟两口子闹离婚竟然要拉上自己一辈子的清白当垫背的,这垫背的当的也未免有些太冤了吧。沉默了好大一会,秦书凯才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王娟,此事因你而起,你必须还我一个清白,否则的话……。

邱大姐的话正好说到了董云霄的心里某个点上,他默许的点点头,冲着邱大姐说,那成,今天我给邱大姐面子,不闹了,不过这对狗男女的事情,你们单位可一定要给我个说法,我董云霄也是堂堂七尺汉子,不能受了这样的侮辱,连个屁都没有。

是秦书凯的科长邱大姐出来阻止。随着邱大姐的一声怒喝,几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男人住了手,看着董云霄,毕竟这个董云霄才是出钱请他们来的人。董云霄冲着邱大姐喊道,邱科长,我也不想这样,可是这混蛋私通我老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王娟一时半会的没法跟秦书凯解释清楚整件事的复杂性,她并不想把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跟站在自己面前的愣头青解释一番,只能托辞说,小秦,我可没有诬陷你,那可是董云霄这么说的。

董云霄继续说,秦书凯,你和王娟的事情,她也老实交代了,现在她连你的孩子都怀上了,你还敢不承认?”

像是下定了决定一般,刘大明低沉的口气说,我那里还有一万块的私房钱存款,这钱我老婆是不知情的,要不,你先拿着用。那会一万块的概念相当于现在的百万富翁,一旦某处出现了“万元户”,是要被报纸新闻大肆宣传的。

王娟的心里是最清楚的,她跟自己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两人除了每天在办公室见面外,私底下连一起吃饭都没有过,怎么可能就有了那层关系,还怀上了孩子呢?可是,要到哪里去找王娟呢?

王娟根本就不理邱大姐。任凭再好脾气的人听了这话,也会忍不住要发火,邱大姐毕竟是这个科室的一把手科长,一下子激动起来,“忽”的从自己的座椅上站起来,冲着王娟的方向喊到:“王娟,你这话里怎么带钩子啊?谁背后说三道四了?谁又是小人啊?你倒是跟我说清楚了。”

秦书凯想到,一定是和王娟的事情,***,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半天的时间,柳橙都知道了。不过,还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问,我能有什么事情被人谈起。

王娟根本就眉头抬头,一头雾水的样子反问秦书凯:“小秦,你这唱的哪一出啊?我什么时候诬赖你了?诬陷你什么?”秦书凯倒是被王娟给反问住了,一时愣怔在那里。***,这是什么世道,难道是自己的不是,自己可是无辜的,为什么这样,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抱过她的腰。

当时对父亲那是不屑啊,一个土八路懂什么,漂亮的女人都没见过,谈什么经验,现在想来,父亲还是有远见的。这个时候,邱大姐像是哄小鸡似的两只手围成一个弧形张罗着,说,大家都散了吧,都不要上班了?赶紧的各自回自己办公室去,这有什么好看的?

秦书凯的脑袋一下子蒙了,这是什么事情,自己就是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胆子,再说,自己和王娟同事几个月,也就是刚才那个抱了她的腰,谈什么私通,再说,老子一个身家清白的年轻人,即便是想要找个对象也得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会打别人老婆的主意?

刘大明瞧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姑娘就站在面前,真是恨不得立即就把女人给生吞了一般,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有气度领导模样,伸手拍了拍王娟的肩膀说,小王啊,今天请你吃饭,主要是为了谈你工作调动的事情,你也别紧张,需要做些什么,我会详细跟你说清楚的。

当时他还开玩笑说,王娟,你可是新婚燕尔的怎么尽写这种读起来凄凄惨惨的诗句?王娟当时只是苦笑了一下,并未多做解释,现在想来她当时的心情必定是痛苦万分的,一个刚结婚不到一个月的女人就被老公怀疑外头有人,面临离婚的命运,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都是难以承受的。

涉世未深的姑娘眼里流着屈辱的泪,最终选择了屈从,当她再次被老男人搂在怀里,肆意的侵略时,心里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这辈子,只怕自己是再也回不了头了。可是,刘大明却被这个流泪的女人再次的迷惑。其实,对女人来说,第一次接触男人,内心难免会有恐慌,陌生的环境里面对陌生的男人,如何调整心态,以己之软,解男人之悍,征服男人,是每个“不甘心”女人要面对的问题。

董云霄生气了,转脸冲着秦书凯骂道,***,你***也是个男人,干出来就有胆承认,你敢说刚才没有摸王娟的身体。有了邱大姐撑腰,秦书凯斗胆直起腰来反驳说,我还是那句话,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干过,至于你看到的,就是我去政府拿文件,坐王娟的摩托车回来的,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就等着收法院的状子吧。

事情并没有因为秦书凯跟王娟私下的协商而发生任何改变,整件事正在以非同寻常的速度,迅速传播发酵,数个关于两人有奸情的风流故事版本在县里各部委办局间流传,一时间秦书凯倒是成了县里的“名人”。

秦书凯想到,一定是和王娟的事情,***,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半天的时间,柳橙都知道了。不过,还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问,我能有什么事情被人谈起。

刘大明瞧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姑娘就站在面前,真是恨不得立即就把女人给生吞了一般,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有气度领导模样,伸手拍了拍王娟的肩膀说,小王啊,今天请你吃饭,主要是为了谈你工作调动的事情,你也别紧张,需要做些什么,我会详细跟你说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