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必威真人娱乐网址

上一章
安装指导
返回目录
介绍引导
下一章
演示说明
加入书架
资源下载中心
“嘉琪,难道你不想要一个孩子?难道你想被人嘲笑一辈子?”方正源也着急火了,音调陡然拔高了几度,连珠炮似地发问。“你,你……方正源,明明是你的问题,为什么要扯我?”宋嘉琪越说越气愤,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夫妻之间的争吵,也是越来越激烈。

但算交了女朋友,午夜梦回时,我脑海浮现的总是嘉琪姐在拼命挣扎时那绝望的神情,被颤巍巍压在办公桌的雪兔,以及不经意间瞄见的……黄昏时分,列车到达了青阳火车站。

“晓芬姐,你在这附近住吗?”?我笑着问道。“嗯,你不会是也在这里住吧?我以前没看见过你呀。”张晓芬笑了笑,疑惑的问道。“我?”我愣了一下,羞赧的笑了笑,挠了挠额头,道:“我不住在这儿,刚才坐过站了,嘿嘿。”

少丨妇丨瞄了我一眼,拉开门居然径直走了进去,我愣了一下,赶忙跟在身后想去拦她,但她已经走到高副局的休息室门口,拉开了门。

见我进了屋子,宋建国把手一抬,招呼我坐下,满脸慈祥地问道:“小泉啊,最近怎么样,工作没什么压力吧?”我夹了一口菜,笑呵呵的道:“还行,刚班,暂时只是做些帮领导跑腿打杂的事情。”

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起了促狭的念头,想试探一下这小少丨妇丨能承受的底线,于是我冲她笑了笑,微微侧过身子,假装换个扶手,胳膊肘却紧贴着她的玉兔,随着手臂调整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她的大白.兔,那软带着弹性的感觉令我心动不已,让我心里喜悦的是,张晓芬在明显感觉到我的胳膊肘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到自己的大白.兔时,她并没有躲闪,只不过是把脸扭向了窗外去,在她扭头的霎那,我分明看到了张晓芬眼流露出一丝紧张不安的神色,以及俏脸泛起的淡淡红晕……

这少丨妇丨说话时那妩媚的神情,那双能放电的眼睛,那张性.感丰润的粉唇,还有刚才我低头瞄见她粉色T恤下包裹的那对硕大浑圆的玉兔,整个人风情万种,散发着妩媚迷人的味道。

此事牵涉到一桩鲜为人知的秘密,方正源以前在部队的一次特训,不幸被流弹击了下.体,虽然并未伤及人命,但还是身负重伤,并且,留下了极大的生理问题,这才提前退役。

嘉琪姐满头秀发披散在精致的俏脸,胸口那两只浑圆硕大的雪白玉兔,颤巍巍的压在办公桌,挣扎,隐约可以看到两道粉嫩的嫣红。李华军用身体正死死抵住嘉琪姐水蜜桃般挺翘的臀部,看样子是想霸王硬弓。

走到门口时,小美女趴在我肩迷迷糊糊的说道:“我有车,你……你开我的车送……我。”这时我哪还顾得她的车啊,心急火燎的拦了个出租车,将她塞了进去,直奔简爱星期六连锁公寓酒店,等到了酒店大厅开房时,我才忘记自己带身份证了。

听我这样一问,张晓芬的柳眉蹙了起来,表情登时有点阴沉,愣怔了片刻,垂下头,小声说道:“他前年……去坐牢,我们离婚了。”

我虽然也见过美女,但还是经不住这少丨妇丨直勾勾的眼神,凝视她片刻,刚才的火气居然一股脑消失了,我苦笑着一摆手,道:“算了,没……没什么,待会我用水随便擦一下行了。”

我原本觉得无聊,见这小美女长得还挺清秀,是我喜欢的类型,继续陪她玩下去了。我们俩之后一连喝了三杯,她不胜酒力,晃晃悠悠的跑进舞池里蹦跶了一会,满身大汗的回来,有点醉醺醺了。

嘉琪姐满头秀发披散在精致的俏脸,胸口那两只浑圆硕大的雪白玉兔,颤巍巍的压在办公桌,挣扎,隐约可以看到两道粉嫩的嫣红。李华军用身体正死死抵住嘉琪姐水蜜桃般挺翘的臀部,看样子是想霸王硬弓。

我摇了摇头,方正源好赌,刚结婚时还懂得收敛,没有惹出太大的麻烦,但近期赌瘾却越来越大,脾气也愈发地暴躁起来,平日里极少回家,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赌场里面。

听我这样一问,张晓芬的柳眉蹙了起来,表情登时有点阴沉,愣怔了片刻,垂下头,小声说道:“他前年……去坐牢,我们离婚了。”

我笑了一下,假装没听清楚,淡淡的问道:“美女,你说什么?”她几乎是趴在我肩膀,嘴唇贴着我的耳朵,道:“你手机号是多少呀,改天有时间一起聊聊好吗?”

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扑哧”一声,脸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你想啥呢?小叶,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晓芬笑毕,打趣的问我。“没想啥。”

我被她的举动搞懵了,呆若木鸡的愣怔了一下,低头看向手心里的名片-鑫茂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执行总裁:穆婉兰。我这才知道眼前这个迷人的少丨妇丨原来竟还是位集团的老总,不免有点佩服起她来,用敬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满脸堆笑的夸赞说:“没想到穆总这么年轻竟已是集团老总,真是太厉害了。”

到了黑夜精灵酒吧门口下来,我看虽然时间还早,才九点不到,但见三五成群的红男绿女们已经来了很多。我也加快了步伐,跟随着众人钻进了黑夜精灵里,此时里面已经霓虹摇曳,人影绰绰了。

也许是红颜祸水,在家人庆贺我得了科状元那天,发生了一件影响我一生的大事。那天晚,在饭店吃了顿丰盛的酒席后,嘉琪姐去托运站拿包裹,我将酒喝多了的英阿姨和宋叔叔送回家后,骑自行车,赶去托运站接她。

“晓芬姐,你也才下班啊?”?我嘴甜的打着招呼。“是呀,小叶,你也这么晚才回去呀?”没想到在单位里冷冷的张晓芬居然微笑着回话,嘴角还扬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这让我感觉好像一阵春风拂面一样,暖洋洋的。

或许是逆着阳光的缘故,宋嘉琪忽然发觉,叶庆泉的笑容很是温暖,让她原本焦虑的心情渐渐好转,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沿着下过雨的街道走了一百多米,来到了青阳市资源管理局,进到大楼里,我先去人事部报了到,交了体检证、派遣证之类的归档资料。人事部让我直接去高副局长的办公室报到。

我满脸堆笑,恭敬地道:“高局,我是叶庆泉,今天刚来局里工作。”高启荣扬起脑袋摇了摇,闭了下眼睛,想了一下,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噢,是小叶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江州大学分来的高材生,欢迎啊,呵呵,今天来班了啊。”

我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道:“是的,高局。”高启荣拧开门,说道:“那好,进来吧。”我挽着高副局长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这是一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小套间,估计是给副局长休息的。

“嘉琪,难道你不想要一个孩子?难道你想被人嘲笑一辈子?”方正源也着急火了,音调陡然拔高了几度,连珠炮似地发问。“你,你……方正源,明明是你的问题,为什么要扯我?”宋嘉琪越说越气愤,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夫妻之间的争吵,也是越来越激烈。

但算交了女朋友,午夜梦回时,我脑海浮现的总是嘉琪姐在拼命挣扎时那绝望的神情,被颤巍巍压在办公桌的雪兔,以及不经意间瞄见的……黄昏时分,列车到达了青阳火车站。

我看她一脸绯红,有点醉了,问道:“唉!小妹妹,你没事吧?”小美女这会儿已经有点晕头转向,一双大眼睛不时翻着,有点飘忽不定,耳根和脸蛋红彤彤的,直勾勾的看着我。

“嘉琪姐。”我停下脚步,轻声打着招呼。宋嘉琪勉强一笑,温柔地道:“小泉,去班吧,别迟到了。”我摇了摇头,轻声道:“嘉琪姐,班的事情不急,我是想问问,你次说去珠城进货,打算什么时候去?”

“切磋切磋,谁怕谁!”张晓芬说完乜了我一眼,她的回答不禁让我怦然心动,笑嘻嘻地在旁边帮忙,眼角的余光不时地在她身瞄来瞄去。

我坏坏的想着,于是起身从客厅里走了出去,悄悄来到厨房门口,见她正背对着自己,在案板边切菜。我看见她那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包裹住的屁股,浑圆紧俏,有点难以忍受了。

靠在椅子喘了几口气,高启荣道:“小叶啊,前几天,我们几个局领导在你来之前商议了一下,你暂时为我服务一段时间,你看如何啊?”我这新来的小兵哪敢有啥意见,还不是领导说什么是什么,于是我赶忙满脸微笑,点着头道:“好的,高局长,我个人没什么意见,听领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