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通美尔
下载官方版

快乐赛车彩票官方网站

快乐赛车彩票官方网站

快乐赛车彩票官方网站

作者:夏颜伊
连载状态:连载中
简介: “爹,我要出去闯荡,我定会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胡耀祖跪在久病不起的亲面前大声说。胡家是老的三间瓦房,胡耀祖和哥胡立业分别住两头的房间父母亲住在堂屋香火后面小屋子里,此刻,胡老爹在床上不停咳嗽,虚弱地,“我们就是老老实实的下人,现在兵荒马乱的,什么头啊?待在家吧。”哥扶父亲坐起来,给他轻抚背,“耀祖,你就老老实待在家里,听爹的话。“现……现在,饭……饭…饭都……都吃……吃不…不饱,呆……呆在家…家……也……也是饿死。胡耀祖小时候生了一场病发烧很久,好了以后,也知怎么回事,一紧张,说就打结。“你说话不利索找媳妇都困难,还能干什大事?”父亲侧过身子看他。“我……我命中注定我……我一定娶个漂亮的妇回来。”胡耀祖铁了心出去闯荡。父亲看拦不住也不说话,对大哥点点头大哥说,“爹同意了,你吧。”胡耀祖给父亲磕了个头,转头看已经开始抹的母亲,拿着早已收拾好背包,微微弯腰给大哥鞠,“哥,爹妈就拜托给你个人了。”“二弟,拿着”胡立业拿出一块大洋给耀祖。胡耀祖知道,这是家全部的财产,“大……哥,我……我不要,你留给爹抓药吧。”“你拿着爹没药我们可以到山上挖你出门在外,没盘缠怎么,我们在家,挖点野菜能饱肚子,你在外面,什么得花钱,没钱难道你去抢?”大哥说。“大……大,”胡耀祖擦眼泪,“我定混个人样回来。”“实混不下去,要想着还有一家,日子过得苦点,也是。”胡立业说。“我知道大哥。”胡耀祖接过大洋仔细放到包里最隐秘的地。“外面和村里不一样,么事多留点心眼。”胡立嘱咐道。胡耀祖告别大哥拿上母亲备好的干粮,挥出发,走了三天三夜,才了广州,包里带的干饼子就吃完了,他饿得头昏眼,在路上任何地方看到水,他都去喝,就是怎么喝饿。可是实在舍不得花那大洋,现在他头发凌乱,服鞋子都很脏,鞋头甚至经走破了,大拇指都漏出了,全身脏兮兮的,像极叫花子。“兄弟,买馒头?”胡耀祖站在包子铺前站了很久,直咽口水,手紧紧拽着大洋,却不舍得,“老……老板,你需要计吗?我不要钱,管吃就。”“兄弟,对不住你,也想去当伙计,找个管吃地方,现在生意难做,”板没再理睬胡耀祖,转头着人群大声吆喝着,“包、馒头!”“老板,你能能先记账,给一个馒头,挣钱还你。”胡耀祖声音小,说话还没有打结。“饿啊?”老板看他。胡耀点了点头。“那地方,管管住,关键看你有没有这事。”胡耀祖顺着老板手的地方看,有一张桌子,三个穿军装的年轻人坐在面。他上了几天学,认识个字,“黄埔军校报名处”老板诧异地笑起来,“一个叫花子,还认识字?不错,那你去碰碰运气。”耀祖走了过去,呆呆地站桌子前面。年轻人莫名其地看着他,不友好地问,你干嘛?”“我……我…我来……来报名。”胡耀说。“就你?”穿军装的轻人笑了。“我……我…我怎么了?”胡耀祖慌忙自己,除了脏兮兮的,没么特别。“你认识字吗?年轻人问。“认……认…认识几个。”胡耀祖点头“写的是什么?”年轻人指头敲着桌子旁边斜立着纸板。“黄埔军校报名处”胡耀祖一个字一个字地。“呵呵,你还知道是军,我们是在招特殊人才,穿军装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推着胡耀祖,“不是收留荒的,你离远点。”“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不特殊人才?”胡耀祖赖着走。“怎么回事?”一个军官的人走了过来。“报…报……报告……”年轻受到胡耀祖的感染,说话打结。“长官。”胡耀祖那年轻人把话接上。年轻瞪他一眼,对军官说,“告长官,他说话都说不清,也要来报考军校。”“……你……你还不是也说清楚。”胡耀祖看向年轻。“你……”年轻人还没得及说什么,被军官一个势制止了。他转头问胡耀,“你有什么本事吗?你道黄埔军校吗?”“你需什么本事,我就有什么本。”有时候,胡耀祖讲话不结巴。“你最大的本事什么?”军官被他的憨样笑了。“我……我……我别能跑,跑得很快。”胡祖比划着手脚。“是吗?跑一圈给我看看。”军官。“我都三天没好好吃饭,而且我走了很远很远的,三天都在赶路,现在跑动了。”胡耀祖实话实说军官没理睬他,转身要走胡耀祖急了,拦住军官,长官,我跑。”军官笑起,指着前面,“如果你真得快,那包子铺的包子我饱。”“你说话要算话。军官点点头,胡耀祖放下包,脱下已经快要掉底的子,准备开跑。“看到没,前面有两个穿军装的人你把他们的帽子摘下来交我,当然你不要被他们抓。”军官说。胡耀祖看过,两个军人正在前面两百的地方并排走着,他再确一遍,“说好管我的包子”然后拔腿就跑。他速度常快,一眨眼工夫已经到,“这小子还真的能跑。年轻人都看傻眼了。他们话的当儿,胡耀祖已经摘两个军人的帽子,转身往跑。军人转身,看到自己帽子被一个叫花子拿着跑飞快,他们追了过来。当,两个人都追不上胡耀祖其中一个人掏出枪,“叫子,你站住,我要开枪了”说完还真的朝天上放了枪。把胡耀祖吓坏了,抱头,拼命跑到军官面前,帽子,帽子!”“你就不他们真的开枪把你打死?军官拿到帽子笑着问。“帽子交给你有包子吃,还…还……还有活着的希望要不我也会饿死。”胡耀害怕地转头看着跑过来的个军人。“长官。”两个得差点大喘气的军人站直给军官行礼。“我只是开玩笑,你们走吧。”军官帽子给了那两个士兵,带胡耀祖去包子铺,坐在一桌边。“老……老……老,包……包……包子。”耀祖乐得嘴巴都合不拢,已经几乎饿了三天。“你什么跑得这么快?”军官着他。“我……我……我村有一个举人,有钱,他天天都有包子吃,我常常顺几个。”胡耀祖憨厚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