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足彩开场前停售时间

上一章
优势引导
返回目录
适用范围
下一章
引导方向介绍
加入书架
是什么软件
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扑哧”一声,脸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你想啥呢?小叶,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晓芬笑毕,打趣的问我。“没想啥。”

事后我们连夜报了案,可事情的结局不太美妙,李华军强.奸未遂固然要服刑,而我因出手过重,导致对方左臂骨折、肋骨断裂,并伴有重度颅脑损伤。

在电梯里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捏她两把了,转过脸,用嘴试着在那水灵灵的脸蛋嘬了一口,小美女醉态朦胧的说道:“讨厌呢!”但也丝毫没抗拒我的意思。

从火车站出来,我的心情有点激动,马能见到嘉琪姐了。可到了嘉琪姐家门口,我正要伸手敲门时,却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二哥最好,可你不愿意,那小泉总可以吧。” 是姐夫方正源的声音。

女侍应大概还不死心,又朝我身边挤了挤,在我肩膀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沉甸甸的玉兔,浑身一阵麻酥时,耳畔忽的一热,女侍应朝我耳朵吹了口气,咯咯一笑,嗲声嗲气的问道:“帅哥,手机号多少呀?”

少丨妇丨微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当她低头看见我身的泥点时,抱歉的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开的快了点,要不然这样,我赔你点钱,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

“晓芬姐,你在这附近住吗?”?我笑着问道。“嗯,你不会是也在这里住吧?我以前没看见过你呀。”张晓芬笑了笑,疑惑的问道。“我?”我愣了一下,羞赧的笑了笑,挠了挠额头,道:“我不住在这儿,刚才坐过站了,嘿嘿。”

宋嘉琪‘扑哧’一声笑了,随即板起面孔,嗔怪地道:“你啊,还是那个小屁孩,喜欢说大话。”我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道:“哪有,这可是事实!”宋嘉琪撇了撇嘴,轻笑道:“好吧,瞧把你能的。”我听了哈哈一笑,迈着轻快的脚步,转身向小区外走去。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见高副局长从另一端楼梯口出来了,满脸通红,走路有点摇摇晃晃,估计是刚喝过酒,手里握着电话,满脸堆笑和电话那头的人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李华军还躺在医院接受治疗时,我却已经先他一步被羁押在了看守所。我从不后悔为了保护嘉琪姐将那混蛋打伤,但想到以后自己的前途这么毁了,我还是有点茫然失措。

怒火霎那间涌心头,我左右一瞧,刚好看见门旁靠着一根抬货用的木棍,我抄起棍子,使出全身力气朝那家伙头、身一通疯狂的乱砸……

青阳市是江州省辖下的一个县级市,人口规模四十万左右,虽然有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过,但是对于这座没有什么重工业基础,也缺少旅游资源的县级城市来说,改革所带来的成效,并不明显。

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对于‘借种’这样的事情,本身极为抵触,甚至,连想一下,都会觉得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在电梯里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捏她两把了,转过脸,用嘴试着在那水灵灵的脸蛋嘬了一口,小美女醉态朦胧的说道:“讨厌呢!”但也丝毫没抗拒我的意思。

我感觉浑身的细胞都有点躁动起来,额头浸出了汗水,有点紧张不安的对她呵呵的傻笑。心里却开始幻想,和她能嘿咻一番好了。眼前这么个美女竟被高启荣那头长得像肥猪一样的老色鬼霸占了,我是真觉得不值。

宋建国脸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好的,我记住了。”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

听我这么说,高启荣笑着点点头,揉了揉鬓角,说道:“小叶,我今天有点累,先休息一会儿,你在外面先熟悉一下局里的环境,没我允许,不要让其他人来敲我的房门。”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高局,我知道了。”

张晓芬霞飞双颊,忙推开他的手,扭.动着娇躯,半是威胁半是哀求地道:“小叶,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哟,马我家娃儿要回来吃饭了,要是给邻居看见了,怎么得了?你老实一些,不然我赶你走了。”

少丨妇丨微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当她低头看见我身的泥点时,抱歉的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开的快了点,要不然这样,我赔你点钱,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

少丨妇丨瞄了我一眼,拉开门居然径直走了进去,我愣了一下,赶忙跟在身后想去拦她,但她已经走到高副局的休息室门口,拉开了门。

意识到她对自己并没有心理的防备之后,我心里不由得乐了起来,我觉得这个时候张晓芬的举动,起码说明了在她的心里,对我的接受程度远不止于用胳膊摩擦她的大白.兔。

事后我们连夜报了案,可事情的结局不太美妙,李华军强.奸未遂固然要服刑,而我因出手过重,导致对方左臂骨折、肋骨断裂,并伴有重度颅脑损伤。

我挪了挪身子,伸手揽住她的腰,低声道:“晓芬姐,你身子怎么会这样香啊,熏得我好舒服,你让我抱会儿吧,不然我回去闻不着了。”张晓芬娇躯一颤,这次却没有挣扎,只悄声的道:“小叶,别闹了,当心被邻居听见,最多只能这样,千万别再胡闹了哟。”

我笑了笑,道,“嘉琪姐,乐观一些,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轻言放弃。”宋嘉琪被我的情绪感染,展颜一笑,道:“好的,我决不放弃。”我竖起拇指,笑着道:“不错,这才是我心目的女强人,没有自信,哪能成功?”

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扑哧”一声,脸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你想啥呢?小叶,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晓芬笑毕,打趣的问我。“没想啥。”

丫的,真是傻叉!我心里暗自骂着自己。“我有身份证。”?小美女一脸醉态的拉开肩挎着的皮包,摸出了身份证递给了我。

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到了家乡青阳市的资源管理局,一拿到派遣证,我迫不及待的跳了返家的列车。因为,我想念我的家人了。我没见过我的父亲,从小与妈妈相依为命,可在我读初二那年,妈妈却生病永远离开了我。

车到站了,张晓芬都没敢看我,俏脸晕红的小声说道:“小叶,到终点站了,我到家了,你往哪里去呀?”我懵了一下,环顾四周,道:“哦,我也在这儿下吧。”

一大早,这个叫穆婷婷的嫩妹子还躺在被窝里睡觉时,我起来了,看见自己的衣服皱巴巴的,于是我立马先赶回家,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门去班,恰巧在经过嘉琪姐楼下时碰见了她,宋嘉琪病恹恹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昨晚没有休息好。

青阳市是江州省辖下的一个县级市,人口规模四十万左右,虽然有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过,但是对于这座没有什么重工业基础,也缺少旅游资源的县级城市来说,改革所带来的成效,并不明显。

烧菜时,我一边笑嘻嘻的指责张晓芬炒菜动作不专业,一边贴在她身后言传身教,左手帮她扶着大勺,右手握着她的手腕,双手不停地抖动,随着大勺下翻飞,我已经吃足了豆腐,还做得不露痕迹。

我有时候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我大几岁的少丨妇丨感兴趣。唯一的解释,大概是因为嘉琪姐,那个在脑海一直萦绕的娇俏少丨妇丨形象,像鑫茂集团的穆婉兰,现在的芬姐,她们身那种熟透了的气质让我有点迷醉、无法自拔。

我扶着有点摇摇晃晃的高局走到他办公室门前,他对着电话笑眯眯的说道:“那这么说,待会来我办公室啊,我等你。”高启荣挂了电话,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才斜眼望着我,闭了一下眼睛,让自己清醒了一下,有点醉呼呼的问:“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门的呀?”